• 基督教与佛教的本质区别

     

    作者:张远来

     

    笔者按:

    我出生在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家庭。父母和祖父母在土改到文革那些年间,家破人亡,失去了土地、房屋、财产,甚至爷爷还失去了生命。躲到荒山沟里,用茅草搭起一个茅棚,捡拾野菜聊以为生。但冒着生命的危险,还是偷偷留下了一幅观音像,偷偷膜拜。在我童年的记忆里,家里辛辛苦苦养了一年,甚至两年,杀了一头猪,都要先给观音和偶像点香叩拜,然后才敢自己吃一点。但在1980年,下海的父亲在听到耶稣基督的福音后,还是“弃假归真”,成了大别山区第一代的基督徒。还带领我们一家人都离弃偶像,归向了基督。家父后来做了传道人,在山区开荒布道,建立了数百间教会。在我的家里也产生了五位全职的传道人。我们为何会离弃祖辈敬拜了很多代的佛教而归向基督?个中原因有我们自己的殊性,有着国人信靠基督的共性。以下,我想从基督信仰与佛教的本质区别入手,浅析一下,为何有那么多佛教徒改信基督。而且和尚或者尼姑一般都不会苦劝自己的挚友亲人做和尚尼姑不同,基督徒一旦信靠了基督,总会以向自己的挚友亲人传讲基督为最高使命?个中原因值得反思。本文不是学术论文,也非个人见证,我只是想从两大宗教的教义和影响入手,就个人观感,浅谈两者区别。不足之处,请方家多多指教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佛教和基督教都是中国政府承认的五大宗教之一。两个宗教都非本土宗教,佛教来自印度(准确地说是现在的尼泊尔),基督信仰来自中东。佛教大约在汉朝传入中国,基督教在唐朝开始传入中国。两大宗教都曾经被中国的统治阶层和普罗大众所欢迎,也都曾被拒绝而出现灭佛和灭基督教的历史事件。但佛教比基督教本土化进程更快,较早地融入了中国主流社会,而被统治阶层所接受。在民间,佛教则演变为民间信仰,变成了一种混合式的偶像崇拜。比如,印度的观音是男性,但传到中国,为了迎合国人需要大慈大悲母性救世主的心理,就变成了女性。而且,因为观音成了女性,就不会跟男性的帝王有竞争,我想这也是佛教对政治文化的适应结果。故,佛教很容易被民间和帝王接受。虽然就教义上的佛教而言,它不一定还存在,但作为一种信仰形式,它已经完成了本土化的过程,而成了国人信仰和生活方式的一部分。近年来,佛教作为组织性的宗教,汲取了各大宗教的组织、管理和发展的优秀方式,有一定的复苏景象。而基督教因为强调真理的独一性,也较儒释道晚了很多世纪进入中国,在宗教市场被人家先入为主地占据的情形下,遇到了很大抵制。虽然,现在基督教在民间,以及在知识分子中间取得了惊人的发展,但就基督信仰本土化进程及文化性宣教而言,笔者以为,目前基督教充其量不过是松土阶段。在谈及佛教和基督信仰时,很多朋友,甚至信徒颇感困惑,基督信仰与佛教的区别到底在哪里?宗教都是劝人为善,为何不可以两个宗教同时相信?本文就尝试从教义和宗教影响两个方面入手,谈谈佛教和基督信仰的本质差别,并如何选择我们的信仰。

     

    一、佛教与基督信仰教义上的区别 [1]

    让我们先以一个图标简述佛教和基督的区别:

     

    我们通过上图可以看到佛教和基督信仰确实存在本质的区别。

    上帝论而言,佛教基本是无神论倾向。佛教也没有一本绝对性的权威经典。各个佛教名人的著作都可能成为以后的经典。故佛经累千盈万,很难一言以蔽之其教义。佛教的敬拜的对象也莫衷一是,各有所拜。近年来新佛教有个倾向,只敬拜释迦、阿弥陀佛、及观音菩萨。但佛经并未说明他们是至高者神,因为佛教更像是一种个人哲学,没有至高上帝的概念。观世音菩萨尚在修行地位,阿隬陀佛不过是千亿万佛之一。佛教中最尊贵者,当推释迦佛,但释迦佛也不是神。他并未叫人把他当神来敬拜。

    就信仰者而言,佛崇尚与众生平等,人人皆可成佛。本质上是人和畜生也是一样,表面上是对万物的尊重,但由于没有对人之尊严与责任的认定,人和禽兽无异,便成了人可以不负责任的借口,也成了对人权本身的践踏。

    基督信仰则不同,上帝在历世历代借着众先知向人启示祂自己,借着祂的独生子耶稣启示于世人( 1:1)。基督教经典《圣经》告诉我们,这位宇宙间独一的真神上帝──耶和华,不但是真理,太初的道,自有永有者,而且是最高权能、智能、仁爱、圣洁、公义、有位格(有独立意志和情感)的独一真神。祂不可以被试验,但可以被经历;不可以被验证,但可以去体验。人可以因为信靠祂,建立与有位格的上帝的关系。在上帝自我启示和历史的经历中,我们可以看到一位满有慈爱与秩序的上帝。

     

    世界观而言。佛教看这阎浮提娑婆世界,众苦充满,都是由于一切众生业感而来,果报而来,世界是因缘和合,四大皆空,无计划、无目的的。故佛教徒看不出被造之物、大自然界之美,及上帝创造之恩典 [2] 。佛教基本是消极避世的,也无法承担人之为人的基本责任。而专注于个体自我的存在。

    佛教和基督信仰的世界观有着极大的差异。虽然两者都反对贪爱世界。基督信仰认为,上帝所创造,有计划,有目的的。人是上帝委派,管理世界的上帝的代表。人应到努力学习自然,认识上帝的创造,才能管理好这个世界。同时,人需要努力发挥自己的才智——上帝赋予人的恩赐,以造福世界,祝福他人。人需要按着自己的职分,比如为父为母,或者在自己的职场上,努力承担,在提升他人价值的同时,创造更大价值。

     

    人生观看。佛教看人生是痛苦烦恼的,人生是无可奈何的,故人生之目的是要逃离苦海。故佛祖,也是自己离弃妻儿家人,自寻极乐。

    基督信仰看人生是乐观的,人之受造是有目的的,是为了活出上帝,见证上帝,荣耀上帝而活着。故,基督信仰让人积极向上,承担人之为人的责任。比如:身为人父,要做好父亲;身为人妻,要做好妻子;身为师表,就要做好老师……佛教往往教人消极避世,脱离苦海。

    从世界观,价值观和人生观而言,佛教和基督信仰都有着很大的差异。同时,不同的人生观,价值观和世界观就带来了宗教对人生和世界不同影响。

     

    二、佛教与基督信仰的不同社会影响

    历史学家汤因比说过:宗教是文化的本质,文化是宗教的表现。可见,宗教是影响一个社会的根本。有什么样的宗教就有什么样的文化,有什么样的文化就有什么样的体制,有什么样的体制就有什么样的社会。我们可以从两个宗教所覆盖的地区和国家,来看佛教与基督教对其覆盖文化和政治影响。

    以佛教为国教的国家有泰国、缅甸、柬埔寨、不丹。佛教信仰人数占大多数的国家:斯里兰卡、蒙古、老挝、越南等。另外,中国、朝鲜、韩国、日本也有不少佛教徒,不过已经不是传统教义上的佛教了。

     

    基督信仰占大多数,或者对其社会文化产生根本性影响的国家和地区:大多数西方的国家和太平洋岛国,以及南非及中非,还有澳洲等地。在亚洲接受基督信仰比较多的是韩国、新加坡、菲律宾、香港。同时,日本、韩国和台湾也受到基督教文化在其体质上的较为深刻的影响。现在中国基督徒人数也较多。从国家看,基督徒人数较多的国家有:美国、巴西、英国、德国、瑞士、加拿大、法国、荷兰、丹麦、挪威、乌克兰、哥伦比亚、刚果民主共和国、西拔牙等等。另外,俄罗斯基督徒人数也较多。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有5%

     

    从上述佛教和基督信仰分部的地区和国家看,我对比其政治、经济、文化,可以找到宗教对地区发展的基本影响。

    1、政治影响

    基督信仰占主导,或者受基督信仰文化深刻影响的国家和地区基本是民主国家。有较稳固的民主政治和体质系统,社会较为安宁,权力能够被有效制约,人的尊严和价值能较好地被尊重。

    佛教文化站主导的国家,基本较为封闭落后,政治独裁,社会较为动荡。即使一些国家开始学习了民主选举制度,但基本都是来自西方基督教国家的影响,而非从自身的宗教理念中所获取。

    在没有基督教新教以前,没有制度性的民主和对人权的根本尊重。纵观背后的原因,你会发现,这与两个宗教的上帝观和人论有很大关系。因为基督教相信人人都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和样式创造的。故,人人受造而平等。法律和政府需要保障人的权力。政府只是人民用来执行上帝旨意的工具,是人民选出来的经理人。从人性论看,基督信仰认为堕落后的人,人性是倾向堕落和败坏的。故,制度需要限制人的权力。以制度加信仰教化的形式,来限制权力并延缓人性的脱落。故,政府的权力是受到信仰和人民监督的。

    佛教相信众生平等。表面是对众生的尊重,但其本质是认为人与禽兽没有本质区别。这不是提高了人的价值,而是贬低;同时,也因为众生是平等的,故我只要顾好我自己就行了,而无需要人承担更多责任去管理万物。因此,这一理念其实否认了人的价值和责任从而难以体现人权。又因为佛教本质上是无神论,人就不受内心中无处不在的至高上帝的约束。故,没有限制的权力、没有责任的生存、没有敬畏主体的信仰,再加上行贿式的偶像崇拜(民间信仰式的佛教崇拜基本是偶像崇拜——本质是行贿偶像满足自己的私欲),就一定会在信仰上产生文化和信仰上的腐败,从而延伸至体制与社会性的问题。这一点,对比佛教国家和基督教国家,显而易见。

     

    2、经济影响

    基督教信仰对世界经济的积极影响尤为明显。基督信仰覆盖的国家基本是富饶的国家。而佛教所在的国家,基本是贫困落后的地区。为什么呢?我相信,这与其信仰与制度依旧密不可分。

    马克思韦伯在其《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》一书中对宗教信仰影响经济发展有详尽的阐释。基督教信仰认为,工作乃是上帝神圣的呼召,是天职。耶稣甚至要人用上帝给人的恩赐,去赚取更大价值——领受五千恩赐再去赚取五千;领取两千资源再去赚取两千——人生要成为倍增的人生。人要像上帝那样,具有创造性。发挥恩赐到极致。基督信仰相信,符合上帝心意的工作是在荣耀上帝,活出卓越即在对上帝的见证。同时,基督教的财富观认为,人不是财富的主人,只是管家。因此,人不可以将财富据为己有,而是要让财富赚取更大利润,并以此以提升人的价值。有关于此,约翰卫斯理就说过:Gain all you can! Save all you can! Give all you can! 尽量赚取,尽量节俭,尽量给予。这种伦理观一定会产生积极的社会正能量。让人在赚取财富,提升价值的同时,更知道财富的真正意义,以荣耀上帝,造福社会。故,基督信仰使人创造了更大价值,也建立了福利体系。

    佛教因为其消极避世思想。其思想有物质是恶的二元主义倾向。故不仅不鼓励人努力赚取价值,反而要人消极避世,不去承担责任。故,在佛教世界里,基本不能成为福利社会,最多只是行点善行,以积德。而非位上帝的荣耀去创造人人能发挥恩赐,人人被关顾,人人被尊重的社会系统。如,在佛教信仰里,贫富极容易形成两极分化和地位等级。也无法像基督信仰那样去激励人探索宇宙,认识自然。故,佛教文化在经济和科技上都少有建树。

     

    3、文化影响

    宗教决定文化性质。佛教由于在中国俨然变成了一种混合式的民间信仰,特别加入了偶像崇拜的成分,故,就文化而言,它培养了行贿受贿的习惯,并使之成了一种信仰和文化。即你会习惯去行贿权力,而权力主体也会认为被行贿是对自我的尊重。久而久之,行贿权力和权力受贿不仅被视为理所当然,更被视为不行贿便是对人格的不尊重。(在希腊文中,偶像崇拜和道德堕落的同一个词根,他们早就看到,偶像崇拜就一定会有道德堕落)。比如,你去敬拜偶像,最主要的目的不是去学习真理,改变行为,忏悔罪恶的。你是去行贿那冥冥背后的灵界力量。请它去保佑你,甚至是满足自己的私欲。如果宗教信仰都变成了行贿礼仪,你便会认为现实生活中的行贿受贿乃是理所当然。权力就会成为以权牟利的自然而然的工具。因此,你会看到偶像崇拜总是带来道德堕落,权力腐败。由于宗教决定文化,这种行贿式的偶像崇拜就会带来文化上的堕落。文化性的行贿和败坏。这就是为什么,一般而言,贪官多是拜佛的,而不会敬拜基督。

    基督教文化恰恰相反,就神论,它认为上帝是独一、圣洁、全知、全能、全爱的。故在文化和行为上,它让人自律,因为上帝在看我们;让人奋斗,因为上帝是创造性的;让人圣洁,因为上帝是圣洁的;给人盼望,因为上帝是爱人的,且有能力解决人的问题。人去敬拜上帝就是去忏悔罪恶,悔改自身的。人去到上帝面前,根本不敢贿赂,而是祈求引导,寻求方向。因此,基督文化总是创造性的正能量。

    对比上述国家,我们可以清楚看到不同宗教对文化影响的结果。基督信仰影响下的文化,相对开明、积极而严谨。而佛教文化相对消极而落后,甚至出现文化和信仰性的腐败堕落。

    圣经有句话,我们可以从果子认出树来。对比宗教对社会和人生的不同影响,你就可以在背后看到其本质。我也想起圣经中的那句话:以耶和华为上帝的,那国是有福的!他所拣选为自己产业的,那民是有福的!(诗33:12)。

     

    三、我为什么会是基督徒

    我为什么会是基督徒?我相信,我的信仰是基于上帝的拣选,也是我理性和良知对真理的回应。

    1、是基督拣选了我

    我为什么会是基督徒,首先,我相信这是上帝自己的拣选。圣经说,祂在创世以前,已经预定拣选了我们。圣经也说不是我们拣选了上帝,是上帝拣选了我们。祂的恩召和拣选是不能废弃的。

     

    2、我要信真理

    我为什么会是基督徒?这也是我理性和良知的回应。我的理性无法否认祂创造人类和救赎人类的事实,我的良知——祂给我出于真理的判断,让我不能拒绝一位创造我的生命,并为我而死的救主,不能拒绝我已知的真理。

    我为什么信靠耶稣,因为祂就是真理。这不仅是因为耶稣说过祂就是真理,佛祖从未说过自己是真理。也是我自己经历到上帝自己那绝对的真实和不改变的爱。

     

    3、我要信一位爱我的上帝

    我为什么要信靠基督?若我选择一个信仰,我的信仰对象一定要是爱的上帝,而不是一个反复无常,充满欲望,置人类的生死与不顾的存在对象。而且这位上帝爱我,因为祂的爱,我的信,我才可能与祂建立关系。

     

    4、我要信一位圣洁公义的上帝

    我为什么信靠基督?若我信靠一位主宰,我不能信一位自私自利,满足自己私欲,朝令夕改的上帝。我必须要信一位圣洁公义,施行公义,怜悯众生,审判罪恶,赐福善行的上帝。只有上帝公义,才会有原则。只有有原则可循,人类才有方向可行,才有真理可依。

     

    5、我要信一位能救赎我们的上帝

    我为什么信靠基督?因为我深深知道自己的罪性,靠我自己,我断不能成为好人。立志行善由得我,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。我需要救赎,只有被救赎我们的生命才有希望,只有我的生活被救赎,我才能突破自己罪性的辖制而在生活中荣耀上帝,活出美好。我不能信一位解决不了我的罪性和罪行的主宰者。

     

    6、我要信一位永不改变的上帝

    我为什么信靠基督?若我信靠一位主宰者。祂不能是一位暴君,我行我素,朝令夕改。祂必须能容忍和了解我善变和容易堕落的本性。祂不会改变,让我可以依循祂的旨意,祂不会改变,不会因为我一时的罪性软弱和冲动而放弃我。我还可以在软弱之后,找到救恩可归。

     

    7、我要信一位给我带来力量和盼望的上帝

    我为什么信靠基督?若我信靠一位主宰者,祂必须能给我带来力量和盼望,而不是天天恫吓我,加深我的恐惧。祂要是有位格,有独立意志,不改变,有情感,爱我,教诲我,宽恕我的主宰者。让我可以亲近祂,爱祂且敬畏祂。祂能给我带来力量和盼望,方向和责任感。若信仰的对象是一位负面的力量,就意味着它是邪恶,我为何要信邪恶者。故我要信靠给人力量和盼望的主宰。

     

    8、我要信一位在历史中印证了是好果子的上帝

    我为什么要信靠基督?若我选择信靠一位主宰者。祂不能靠广告推销自己,祂必须是可以被印证,结出了好果子的上帝。我要看祂给这个世界带去是是救赎,还是灾难。

     

    9、我要信一位能接我跟他在一起的上帝

    我为什么信靠基督?若我信靠一位主宰,祂要能被理解,也可以理解我。它不是高高在上,存在虚无之中。祂是进到人类的生活中,了解人,帮助人,解决人的问题,给人真理和方向,并给人实践真理的能力智慧。是可以亲近,接受爱,和表达爱的一位上帝。

     

    10、我要信一位全能的上帝

    我为什么要信靠基督?若我选择一位信奉者。祂必须是一位全能者。若我的信奉对象自身难保,尚需人类行贿而存在和靠恫吓而自威,它就不值得我去信靠。我的信奉者必须是全能的。祂是独一而真实,不被问题压倒,而是能解决一切问题的上帝。若非全能,则意味着有困难或者其它,比我的信奉者更大,我不能信奉泛神之神——泛神意味着无神。我所信奉的对象,祂必须是独一无二的。

    基督符合这一切我所列举,甚至没有列举的条件。祂是唯一可以被如此信仰的上帝。我为何不信靠祂呢?正如一位弟兄所言,不信上帝有许多理由,但信靠上帝不需要理由。因为上帝就是上帝,是我们本该信靠的救赎主。

     

    最后,我想引用少年派中的一句话:“什么都信,等于什么都没信!”是的!真理是博大精深的,祂不会因为人的拒绝而不存在。真理自我存在,无需依附人的好恶。同时真理也是独一无二,故,独一无二的东西当然具有排他性。正如2+2=4,我们不可因为包容性而认为它可以等于6,7,或者8。因为2+2只等于4,这是唯一的答案,是真理。宗教作为一种文化形式,我以为基督徒需要,也应该海纳百川地包容学习。但作为信仰,你却需要对独一之真理的信服与委身。

     

    张远来

    2014212日星期三 于广州

     

     

    附录:基督教与佛教的十八大区别

    1、有神还是无神?

    基督教:相信宇宙间有一位上帝,只此一位至大至高的主宰,其它皆是假神。但世人只可敬拜耶和华上帝,绝不可拜其它。因为耶和华是忌邪的神.

    教:相信缘起论,故原始佛教不相信有神(无神论),但后来却相信三界中的无数鬼神。

    2、万物从何而有?

    基督教:相信上帝创造万物。

    教:相信诸法〔现象〕因缘生。但不能解释第一因。

    3、罪的起因?

    基督教:相信圣经是真理,世人都有罪,由始祖亚当而来。

    佛教:相信人有无明,故有老死等结果。但无明(不知道)从何因缘生?

    4、关于灵界

    基督教:相信只有天堂与地狱。人的灵魂在这两地,不会再有变动。

    佛教:相信六道轮回,众生〔包括虫蚁等〕与鬼神还要变来变去,但由谁负责此变化呢?

    5、关于神的本质

    基督教:相信上帝自有永有。

    佛教:相信天道中的鬼、神 仍要堕落失落。

    6、魂归何处?

    基督教:相信信徒肉身死后灵魂仍有知觉,过天上属灵佳美生活。

    佛教:相信涅盘是信徒最终理想之处,静寂、无相、无觉、是空是无。

    7、谁为救主?

    基督教:救主耶稣是道成肉身,由神成人。是完全的神,是完全的人。

    佛教:释迦牟尼生为人,是印度〔今尼泊尔〕一小国的王子。

    8、道从何来?

    基督教:耶稣基督本身即是万有之道。

    佛教:释迦本身不是道,只是求道者之一,是一名修道的苦行僧。

    9、人兮神兮?

    基督教:耶稣未婚,约三十岁左右出来传道(传福音)救人。

    佛教:释迦曾婚,约二十九岁时突然弃家出走,赴森林苦修。

    10、救恩的得到

    基督教:圣经要人从心底认罪悔改,接受耶稣十字架的救恩。

    佛教:佛教要人抑制身心苦修以求解脱轮回进入涅盘〔空、无〕。

    11

  • 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 不粉饰难,不从俗也难,不好色下流尤难——为古今中外男女圣贤们捏汗!
           诚实如约伯者,是相信有救赎的。

  •  

    自从还了那本《金瓶梅》,他就没再跨进图书馆半步

  •       从坝上回来de 早晨,渐渐从酒精中清醒,懊悔,生气。

          天有些发灰,空气中很静,有点湿。女同事不时下车呕吐,看她吐得难受,我下车去帮她,看她蹲在野地草丛里的样子,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。还是小女孩的时候,她父亲就得癌症去世了,她与母亲相依为命至今,最近突然宣布要结婚了。发现秽物中有黄黄的东西,大概是胆汁吧。于是告诉她,以后在酒桌上要学会装,千万别逞能,身体得罪不得。不能得罪身体,不能得罪自己,这是圣经的道理。想到这样的话,我就开始想念上帝。

          在路上,趁大家不说话的时候,我开始翻读霍志恒的《旧约神学》。我与神学,简直是一个不可思议的链接。我知道我喜欢神的时候,就已经做好被人抛弃的准备了。我曾努力在二者之间暧昧调和,却发现根本是无济于事。然而,很吊诡的是,我越追求上帝、越抗拒世界的时候,却正是我对世界最有益处的时候。

          教会里,一些事、一些人,那么那么不好对付,要逼着人去面对、去说服、去鼓励、去谅解、去迁就。包括我的家人,常常让我难堪、难过、讨厌的不就是我的家人吗?

          我是个容易沉溺世界的人,肉体十足,所以上帝不断将世界撕碎给我看,直到我哭着告诉自己——它不是我永恒之所在。可翻遍圣经发现,除了爱,要想对付得了这个世界,实在没有更好地办法

  •  

    把爱情唯独献给耶稣

  •         做到不以福音为耻,不太容易,这中间是要经过一番挣扎的。那种受挫感,有点像恋爱遭遇了至亲的反对。
           在书架,发现了多年前的一本吉他书,已经发黄了,里面曾经被翻坏的部分,现在几乎象渣子一样开始掉出来。翻了翻,找到《牵手》,《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》,《一封家书》……拿起吉他,唱了首《牵手》,我最早唱时在哪里?似乎是在读专科学校吧。那时唱给谁?似乎是为一个后来深深伤害我的人,也可以说是唱给不可知的未来,这二者的共同点在于:我把无意义的当成了有意义的去追求。今天,我把《牵手》唱给上帝,我恋爱的对象,虽然我至今还没有勇气为他从这个世界出走。
           四十岁的时候,一个人开始掉头发,开始找二线的岗位,开始喜欢研究神学,开始照顾别人的软弱,开始有了敬畏的对象,开始对漂亮女性不羞涩,开始不在乎别人的轻视,甚至,开始弹吉他时想着上帝——大概,这有点象当年的鲍勃.迪伦,曾经,他似乎得到了全世界,就像罗马皇帝;可是,他有了上帝后,却被世界抛弃、嘲笑,然而他情愿如此。可话说回来,即使他不情愿又能如何?

  • 对不起,那些曾被我伤害的

    对不起,上帝,我没有一刻不在伤害你,但你教我知道什么叫赦免

    对不起,人类,我以前没爱过你,因为那时我还不认识上帝

    对不起,世界,我曾经误解你,把你当作了我的上帝

  •      四十而不惑。
         人不再有迷惑,往往是指一个人有了成熟的世界观和价值观。仅仅成熟而已,或者说固化了而已,却不代表这世界观和价值观是正确的。
         人可以是毫不犹豫地向错谬直奔,满怀信心地扑向灭亡。圣经说这叫心硬。相反,很多信心伟人却常常是沮丧相随,他们的信心跟眼泪和黑暗相比,显得那么微不足道,但在神眼里却是珍贵无比的。
         约伯在苦难的重压下痛不欲生,却因信“我的救赎主活着”而坚忍地活着。
         世界上没有比基督徒更软弱的,因为人人强大到不需要救赎主。但至高神选择了站在基督徒一边。

  •     某网友:在许多事情上,我们能完全不动,真是莫大的帮助;反之,如果我们自己仍不息地工作着,却是一个极大的极大的阻碍。


           雍力弟兄:让主来做工,不是我们什么都不做,而是把自己完全交托给主,做事不再从私欲出发,凡事按着神的旨意行。让主做工,也就是成为可被主使用的器皿。
           神喜悦我们积极做事,圣经中的先知和使徒没有一个是懒汉。我们从前喜欢按着自己的意思行,信主后就该按着主的意思行,但绝不是不做任何事。
            静静等候不等于不做事,有时候我们按照神的意思行事,却没有马上看见好的结局或果效。神要我们在这个时候学习等候和忍耐,不要失去信心,甚至在磨难中操练我们的信心,但决不是为了让我们学习偷懒和不负责任。但我部分同意你所说的,我们不能一味不息工作,以为这样才讨主的喜悦。我们是因信称义,不是因行为称义。
           如何把握这其中的度呢?只要心中常常有主,相信他是圣经中所描述的圣洁、公义、向罪人发出忿怒的神,也是善良、大能、能赦免人的神,并常常思想基督救赎的甜蜜。我们对神的认识越完全,我们跟神的关系就越正常,我们行出来的就越完全。只有对神既敬又畏,既爱又惧,我们的行为才会既积极又节制,既有所为又有所不为。
  •       这个博客沉寂了很长时间。这期间,神学院毕业,从事新闻评论,闲暇时去游泳,尽全力在家庭和教会服侍。总之,和以前的生活有一点点儿差别。

           合一不容易,在世界上如此,在教会中同样如此。经常看到关于信仰的一些论战,感觉都有有道理的地方,但也都有缺乏爱心的地方。难怪保罗会说,信望爱,其中最大的是爱,爱能遮盖一切的过犯。什么是爱?我想,一个能安静在上帝面前,静悄悄地过日子,在微小的事上看到上帝的恩典和优美,大概就是爱了。这样的爱是不加害于人的,是可以造就人的。但事实是,一个人要想安静下来很不容易,就像我多年后又忍不住在这里写点什么一样。一个人不能安静下来的时候,就总想要掀起点儿波澜,结果就是激起别人更大的波澜。如此如此,我们就难免生活在浪打浪里了。

          站讲台是对骄傲者、无知者的惩罚——让他们没法安静下来,也没有机会能安静下来。有的,只是惊慌失措和疲于应付。如果他们能因此攥紧父神的手,就是站讲台最大的得着。

  • 要医治还是要赦罪

    雍力

            来看经文《马太福音》9章1-8节:
            耶稣上了船,渡过海,来到自己的城里。有人用褥子抬着一个瘫子到耶稣跟前来。耶稣见他们的信心,就对瘫子说:“小子,放心吧!你的罪赦了。”有几个文士心里说:“这个人说僭妄的话了。”耶稣知道他们的心意,就说:“你们为什么心里怀着恶念呢?或说‘你的罪赦了’,或说‘你起来行走’,哪一样容易呢?但要叫你们知道,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。”就对瘫子说:“起来,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!”那人就起来,回家去了。众人看见都惊奇,就归荣耀与 神,因为他将这样的权柄赐给人。
            这是我们大家都熟悉的一段经文,在讲耶稣如何行一件医治的神迹。在我们今天看来,耶稣行此神迹的理由很奇怪。耶稣医治瘫子,好像不是完全出于对瘫子的同情,也不完全是因瘫子有信心,而更象是为了证明给文士看,因为耶稣知道他们的恶意后,才说:“你们为什么心里怀着恶念呢?或说‘你的罪赦了’,或说‘你起来行走’,哪一样容易呢?但要叫你们知道,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。”然后耶稣才对瘫子说:“起来,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!”那人就起来,回家去了。我说句不客气的话,今天教会很多人对这样的经文很不理解,甚至会有一些非常有“爱心”的人发出这样的质问:神难道不怜悯人吗?都那么可怜了,为什么不赶紧治他的病,一句赦罪顶什么用呢?如果不是文士对耶稣有异议,恐怕耶稣不会为瘫子医治也说不定吧。潜台词就是:神好没有爱心呀。
            今天的世界很注重健康、养生和医治,教会也不例外。今天来教会的人有两多:老人多、病人多(老人老到一定份儿上,需要帮助、搀扶、照顾,也和病人差不离了),而且很多教会的弟兄姊妹喜欢向大家做医治的见证,希望人家来教会。我想申明一点,我并不反对医治,更不否认圣灵在今天仍然有医治的工作,我也很高兴看到弟兄姊妹中有通过信仰得医治的,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灵魂上的疾病,这是件很阿们的事情,我们应该满心地为此感谢主。但我想要强调一点的是,我们今天是不是太过于看重这个,以致忽略了对真理的认识呢?
            弟兄姊妹,我们常常太过看重自己的需要和问题了,而很少去想事情为什么会这样,或者神在这些事情上有怎样的计划和旨意。我承认很多疾病让人很难过很难过,我们这些同做肢体的,应该与他们同哀哭,但我们更希望那哀哭的人要多多认识真理,因为经上说“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,就算比众人更可怜。”(林前15:19(1))
            主耶稣并不拒绝病人来到祂面前,整本新约圣经差不离用了大量的篇幅讲耶稣怎样治病赶鬼,耶稣看重他人的需要,更看重人的信心。只是我们中间很多人,耶稣并不信任他们,约2:23-25:“当耶稣在耶路撒冷过逾越节的时候,有许多人看见他所行的神迹,就信了他的名。耶稣却不将自己交托他们,因为他知道万人;也用不着谁见证人怎样,因他知道人心里所存的。”什么叫“就信了他的名呢?”大概就是口头上承认,也随着别人称耶稣为主或者基督,实际上,对他们来说,称耶稣为什么根本不重要,叫大仙儿啊、半仙儿啊、神医啊什么的都可以、都无所谓,只要治好了他们的病,只要可以从祂那里得饼吃饱。没有人来向耶稣认罪悔改,没有人来追求罪得赦免。耶稣曾伤心地对他们说“所以我对你们说,你们要死在罪中。你们若不信我是基督,必要死在罪中。”(约8:24(1))我总感觉这句话是耶稣饱含热泪说的。
            弟兄姊妹,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是客旅,是寄居的。没有住一夜就离开的人,会花大价钱装饰房间,也不会花精力拼命打扫房间,因为他是客旅。在这个世界上,我们或健康或疾病,或饥饿或饱足,或贫穷或富有,或美丽或丑陋,都是暂时的,都将随着生命一同变为乌有,没有分别。弟兄姊妹,我们的家不在这个世界,我们没必要在这里花费太多心思和精力,但重要的只有一条,就是认识主耶稣基督,靠着祂罪得赦免,靠着祂战胜今生的苦难,靠着祂亲近我们的父神,得以进入永恒的国度。使徒保罗在林后4:16-18章劝诫我们:所以,我们不丧胆。外体虽然毁坏,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。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,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。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,乃是顾念所不见的,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,所不见的是永远的。
            弟兄姊妹,有人用褥子抬着一个瘫子到耶稣跟前来。耶稣见他们的信心,于是对瘫子说:“小子,放心吧!你的罪赦了。”你的罪赦了,难道还有比这更大的恩典吗?圣经告诉我们,人类一切痛苦患难的源头,不就是因为罪使我们与神隔绝吗?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?难道是患难吗?是困苦吗?是逼迫吗?是饥饿吗?是赤身露体吗?是危险吗?是刀剑吗?这些虽然让我们害怕,但它们都没有能力让我们与神隔绝,但罪可以做的到。神恨恶,因为神是完全的圣洁,
            你的罪赦了,还有比这个更让世人摸不着头脑吗?因为世人没有圣灵的带领,他们不认识罪也不认为有罪,也不认识主耶稣基督。当年的文士困惑了,因为他们不认识基督,可今天教会里有人连文士也不如,他们信了神的名,却不求神赦免他的罪,也不知道有罪这回事,他们本末倒置,唯独寄希望神医治他疾病、给他世俗的成功和荣耀,——去这样的教会,和在庙宇里求神拜佛有何区别呢?
           “你的罪赦了”,你乐意接受这个恩典吗?还是你更乐意接受世俗的好处——健康、美貌、成功、快乐,甚至罪中之乐呢?弟兄姊妹,我请你确信一下,神当年加给始祖亚当夏娃的咒诅今天还在你身上吗?你确信耶稣基督已经替你还清罪债,以致你能良心无愧地面对死亡吗?你能因着神的恩典,灵魂自由地活在余下的光阴里,并且知道怎样处卑贱,也知道怎样处丰富,或饱足、或饥饿、或有余、或缺乏吗?
            如果没有,请你来到神面前,诚心悔改认罪、求祂赦免,神必给你开一条活路。阿们!

  •        原来人性之恶与顽固,实在超乎我们的认识。于是越发钦佩使徒保罗的教训,也更加相信加尔文关于罪的看法。

           明明知道并相信,除上帝以外,别无振救。然而,内心却常常会冒出很多很多不堪的念头,甚至脑袋里会突然蹦出又邪恶又亵渎的话。这个有时候会让我感觉很分裂,很痛苦。实际上,这就是圣经所谓的“情欲与圣灵相争”。只要是真信徒,这样的争战肯定是免不了的。如果自我感觉始终良好,恐怕该好好审视一下自己的心了——别忘了,人心比万物都诡诈,它会蒙骗我们,以为自己从此就圣洁了。

           这种内心挣扎是痛苦的,但上帝美意可以作为我们的安慰。借着内心挣扎的经历,上帝会让我们越发认识罪的可怕,因此变得谦卑起来,并学习依赖上帝。